广告位暂缺,图片大小(468×61)。

六世余烈

Little White(站长) 没有评论   /  2016-10-17

六世余烈[2008-09-07 21:04:57]
——听“百家讲坛”之王立群读《史记》感。

自秦孝公起,历经七代,代代明君,到秦王嬴政奋前六世之余烈,势如破竹,一统中国。秦的统一是偶然吗?代代明君是偶然吗?其他中国诸侯为何做不到?

一朝明君,二代闲主,历朝历国尽皆有之,此乃真事出偶然,不足奇也。然代代贤明,阶次进取,持之以恒,经数代之累积总成大事,此绝非偶然!

秦,虎狼之邦,久窥中国,矢志东向。尽秦地之人皆有此志,任王位与谁,均无改其宗,故能左右相携前后相继,终尝所愿。此绝非人之功神之力,实乃一邦精神之所向,国魂使其然也!纵观中国诸侯,或仰地利而无恐,或借天时而苟安,无志无向,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者也。

无的则怠,怠则漫,漫则朽,朽则溃。一人一国一族兴亡之理,皆遵于此法。

秦人有志,因秦人于中国之人不同焉?非也!秦人,秦地之所养,秦邦偏隅,多贫土,此方之人皆知中国广袤而富出,故深向之,此生存之求,人性也。若遣齐、赵、楚人等久居秦地,亦会有所想。此非人不同,实乃境异而性异耳。夫秦邦之一统中国,莫若称秦性之一统中国也。然一统之后,秦人得中国地,夙愿已成,志得意满,秦性渐失,久之必苟同中国人。纵使国运长久,亦难现先辈之余烈,未免不灭于他族已。


整理日记的时候翻出来的,原来以前还写过这样的类文言文,平心而论,写得还算不错。但现在写不了了,因为少读书了……

没有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