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暂缺,图片大小(468×61)。
  首页 » 集文总录 » 文汇集萃 » 冬雪(记叙,抒情) » 从一声鸟鸣说起(ZT)

从一声鸟鸣说起(ZT)

Little White(站长) 没有评论   /  2016-10-03

从一声鸟鸣说起(ZT) [转贴 隐藏 2008-3-30 16:25:59]
文章来源: 我的庭院

2008-03-29 | 从一声鸟鸣说起

By tanV

今天是礼拜六,一早起床在卫生间刷牙,偶地听到一声清脆的鸟鸣,不知道是什么鸟,只是那声清脆的啼鸣声,一下唤起我多年前的记忆,阳光穿过大树照射在阳台上,我坐在自己的小木凳上大声朗读《语文》课上要求背诵的课文段落。尽管当时的“我”可能极不情愿这么早起来,却还是被父亲赶着起了床,大声的读!哈哈哈哈哈!
那时我才上小学,我家住在国企所在的家属区,那是雁城的远郊(以前除去交通不便之外,其他的那是没有话讲的),三面青山围绕,西临湘江,景色优美,空气清新,特定的生活成长环境带来了很多同龄人没有的东西,我的童年可以说是南方地区农村生活与城市生活的优势结合版。在那个还要粮票买商品,家家买国库劵的时代,父母都是单位的工人,我又是计划生育的第一代,厂里的同学都是独生子女居多,关系要好的就像兄弟姐妹一样亲密(当然这就不点名啦,大伙心里清楚:),单位就是小城市社会的缩小版,从学校到商店到食堂到医院,所有生产生活机构一应俱全;6点的广播8点的(上班)号,5点班船,10点的车……,有小偷、打架斗殴的就找保卫科;有头痛脑热的就去医务所;哪家哪户的孩子没有考上学校想参军就找武装部,子弟学校上下课不用父母接送(就在厂生活区,没有拐卖小孩和乱闯的汽车);早上7点、下午5点的“来水”和每家厨房的存水池,图书馆的借书证,工会礼堂周末的舞会和电影(最后一次全家3口在厂里看的电影好像是《神鞭》吧:);春节的舞龙大赛;庆祝“七一”“十一”晚会上厂领导的开幕大合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休息不上街就去周边农村同学家烤烤红薯、抓抓鱼、学学种菜,暑假好像还玩着在同学家的田里割过稻子,当然和班上的朋友结伙上山“探险”正常不过。

至于我这样的小孩,最不喜欢却又没法“逃脱”的就是:学校的老师和父母天天可以见到面,在那没有家访这类教学互动,小孩有什么学习退步、调皮捣蛋、讲小话不交作业,估计班主任在早上买菜或者下午回市里班船上就当着我们的面和家长交流了,这种“痛苦”除去成绩好的几个同学,大多数小同学都遇过,像批斗似的,家长在哪遇到老师,在哪听到的批评就在哪里开批,性子急的家长甚至有动手的!每年7、8月都是厂里很热闹的时候,学校会放榜,中考上中专的,高考上大学的,大红榜下,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每年的春秋游,要不野炊要不去公园,至于那个越野跑比赛的终点——珠晖塔,我们这些小孩简直闭着眼睛都能走到。

我们厂在国企改革中做出了最后的贡献,94年停产,95年宣布破产,父母下岗,和我家一样,不少朋友的家庭遇到有史以来最艰苦的时期;企业破产学校师资力量大量流失,念初一的时候,在班主任的“策反”下,很多同学去了市里的市级中学,我初中毕业时学校高中部早已撤销,走运的是,我那一届初中毕业生是市自行车厂子弟学校最后一届毕业生,第二年学校更名成了市18中。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经常上google earth看卫星地图,有点臭美又有点遗憾,我们那厂找不到或者说战略位置不重要拍的不清楚,至少在网络可以保持一定的神秘感,记得小时候总在听大人们说厂附近会修湘江大桥连进外环线,这个说法从记事开始至少听了10多年,终于在04年修桥了,也真是外环线建设开工,大桥就在厂区正北的围墙外,等到06年我家搬家时大桥已建成但还没有通车使用,至今只走了一次,总记得在大桥上远远挥别送我的母亲,我回头看着母亲站在江边的山路上,看着绿树青山掩映中的厂区家属区那种说不出来的感觉,父母那辈住在厂里二十多年,盼这座大桥盼了十几年,可大桥竣工外环快速公路通车,我们一家已经搬到市区,可能这就人对生活的追求与变化,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感谢大家,感谢大家对tanV的帮助、鼓励、关心、支持  !

这放几个小图片,这段时间偶得没事画点速写,这放上拙作一幅画的是俺家漂亮的圈圈,再就奉上关于我家卫星地图2张!哈哈哈,大家阅过留言就是最好的奖励。

没有评论

评论已关闭。